“生活化语文”教学的根本宗旨

江苏省泰州中学  董旭午

教了25年的语文,有20年都在做一件事,即痴心无悔地坚守和耕耘“生活化语文”教学实践研究这块 “自留地”。那么,“生活化语文”教学理念究竟是什么呢?其根本宗旨又该是什么呢?阐述如下:

一、字词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学怎么教

每个字之所以有它固定的读音,或有几个读音,都是因字义而定的。每个字之所以有固定的字形,也是由它的意思决定的。汉字大都是因表意而象形、指事、会意、形声的,就是由表意来决定字形的,都是有其特定的“出身”的。如,“折”这个字,读zhé,表示动作行为的目的,比如,“我要折(zhé)断这个树枝”的意思;读zhē,则表示做这件事的过程,就是“拿着树枝在那里反复地折(zhē)腾”;而读shé呢,则表示做这件事的结果,也就是“最终把树枝弄折(shé)了”。“闲暇”的“暇”与时光有关,所以从“日”旁,写作“暇”;“闻名遐迩”的“遐”,与路途和距离有关,所以从“辶”旁,写作“遐”;成语“白玉微瑕”的“瑕”与玉上面的斑点儿有关,所以从“玉(王)”旁,写作“瑕”。成语“鸠占鹊巢”常会被学生误写成“鸠占雀巢”,岂不知斑鸠的个头与喜鹊差不多,占了喜鹊的窝会有用,而占那么小的麻雀窝,连个尾巴都放不下,还有什么用呢?此外,像“谈笑风生”“貌合神离”“各行其是”“再接再厉”等成语中的“生”“合”“是”“厉”等,也都是有其很有趣儿的“出身故事”的,指导给学生后他们就不会随意写错别字了。总之,每个字都有它特定的音形义,都有其特定的音形义的成因,所以学生就应该究其本源,就应该音形义合为一体地去读准、活学、学好,理解和记牢。教师就要依据学生这个学的法子去教,教出乐趣、活力和智慧来,教出自主探究、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习惯和能力来,教出学习力、创造力和生活力来。

再如,一个成语是否用得准确?说到底,就是学生到底有没有真正弄清楚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吃透它的真意和适用范围。这是个非用心下真功夫不可的活,必须得深入生活和典故、认真学习和消化,根本就不必幻想会有什么“成语应试指津”之类的捷径。比如,“指鹿为马”“炙手可热”“弹冠相庆”“目不窥园”“举案齐眉”等成语,都是有其特定的典故、喻意和适用范围的,不可望文生义,胡乱使用。实际上,真正需要师生着心用力的,也就是这些有一定背景、容易望文生义,而大家却又不肯用心深究的成语。为此,学生就必须深入典故和生活情理去学习和积累成语,更要在自己的生活中留心辨析和积累,并养成习惯,循序提升,以不变应万变。学生要这样学,教师就应该这样去教。采用最古老的办法死填硬塞,甚至死命地逼着学生去成百上千地去死记硬背,纵使会一时有一定效果,也是短期的,代价沉重、危害深重的。

二、知识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学怎么教

先说说语法知识教学吧。如,主语就是句子的陈述对象。“我在吃饭”这句话的主语当然是“我”,“地球绕着月亮转,月亮绕着地球转是客观事实”这句话主语也应该是“地球绕着月亮转,月亮绕着地球转”。因为它们都是整个句子的陈述对象,所以也就不必去管它到底结构有多么复杂,一律统称为主语。再如,“这些黄瓜,李大妈全都买下了”“我看见老师提着个包进办公室,老师穿上运动鞋上操场了”两个句子。前者的谓语是“李大妈全都买下了”,因为谓语就是回答主语是什么和怎么样的成分的,是从去向的角度回答了主语“怎么样”了的;后者的宾语是“老师提着个包进办公室,老师穿上运动鞋上操场了”,因为宾语是谓语的支配对象,只要“看见”这个动作不停下来,说不定还会“看见”其它什么(宾语)呢。又如,“我要菜包,三个哦,青菜蘑菇馅儿的”这句话,之所以“三个”“青菜蘑菇馅儿”两个定语要后置,是因为在特定语境下买包子的人要着意说明白自己的意思。这类语法成分后置或前移的现象,都是有其特定语境下的特殊表意功能的,古今一也,不再赘例。这类语法知识都是源于生活情理的。知识是这样来的,学生就该这样学,教师就该这样教,而不是应塞给学生一些僵死的概念,以至于把学生教呆,总是停留在仅仅知道“我吃饭”这类简单句子的主谓宾是什么的层次上。

关于语法知识教学,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热点,中高考都十分关注,那就是判断和解析病句。一个句子有毛病,说白了就是讲话不守汉语规矩,要么丢胳膊落腿儿(就是缺少必要成分),要么语无伦次(就是词语或成分次序不正确),要么浪费词语(就是成分赘余),要么语意不明(就是有歧义),要么不合逻辑(就是不合乎常理)。学生就该结合自己的表达实践,搞清楚自己在表达中常会犯的毛病,而后有针对性地在自己的表达实践中(如口头答题、做简述题、写随笔、做作文等)自觉矫正,并且还要在广义阅读实践中(如听说话,看电视,读课本、报刊、文学文艺作品等)自觉去发现并矫正。学生需要这样学,教师也就必须得这样教,要用心指导学生留心自己的学习生活、社会生活等,时时处处去自觉地发现并矫正病句。比如,让学生留心自己所听到和读到的病句,自觉搜集、整理,汇总到专门的笔记本上。长期这样做,就会养成一种主动自觉地与不规范、不健康的语言做斗争的好习惯,直至都能够达到自己用耳朵都可以听出病句的程度,这还用愁考试不过关吗?

再说说写法和修辞等知识教学。这类知识,也都是源于生活情理的。如,“娶媳妇放鞭炮”是烘托,“娶媳妇找伴郎伴娘”是衬托,“下雨前铺云刮风”是铺垫,“生动、形象、含蓄地把话说好”需要比喻,“一桩桩一件件地数落”就构成了排比等。

此外,还有作家作品知识。关于这类知识,我要强调的是,作品都是作者生出来,都已经注入了作者的思想、情感、理想、意志、愿望等等。也就是说,这类知识绝不仅仅是时代、作者、作品等的名字,而应该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带着生活和时代体温的活知识。

可见,语法、写法、修辞、作家作品等语文知识都是源于生活的,因而学生也必须要回归生活去活学和学活,教师也就必须这样来活教和教活。只有这样教与学,才有可能做到教师会教、教活和教实,学生也学活、学实、学会和会学,才有可能真正培育学生学习力、感悟力和生活力。我们绝不该硬塞给学生一些僵死的概念,把学生活活教傻、教死!一味铺天盖地、无止无休地练习和考试,也许会有点儿眼前效应,但绝不会产生长久功效,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习惯、素养和能力。纵使真的需要考试和训练,也应该分好类型,以一当十或当百地练,扎实有效地培养学生举一反三的学习力、思维力和生活力。

三、作品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学怎么教

一首古典诗词也好,一篇古文或现代文也罢,它的内容和主旨都是作者对生活的体验、感受、思辨、理解、认识和感悟等;同时它的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等表达艺术等都是为内容服务的,都在为表现或表达好内容而用力,也都是源于生活情理的。作品是怎么来的,学生就该怎么学,教师就该怎么教。所以,要想真正读懂作品的内容和主旨,要想真正赏析和领悟作品的表现或表达艺术,还必须得回归生活,即教师须引导学生深入作者生活(包括其生活背景,理想、愿望、主张和写作意图等)、作品生活(包括课文的语境、情境、情节、意境以及主人公的心灵世界等)、读者生活(包括读者的身份、地位、人文素养、审美情趣等)、生活情理(即天人合一理念背景下的生活情理)等,并与之做生命和心灵的深度对接,还要充分调动学生生活(包括其生活阅历、生命积淀、人文素养、审美情趣等),链接教师生活(包括其身份、地位、人文素养、审美情趣等)。为此,教师一定要指导学生真读课文、深读进去,一定用生命和心灵与作者生活、课文生活、读者生活、生活情理做多维、深度、到位的对接,进而充分、深入、真实、到位的体验、感受、思辨、品析和感悟,从而真正实现学生真深读、真受益和真提升。不深入作者生活,就理解不了朱自清《荷塘月色》中那“脉脉流水”隐喻着作者对恬淡宁静、自由独立、不参与党派之争、做好自己的人生理想,反而闹出“淡淡的喜悦和哀愁”之类的笑话;不深入作品生活,走进祥林嫂的内心世界,就读不出她第二次到鲁家打工时,为什么还是
“月牙背心乌裙”这身打扮,为什么不改称“贺六嫂”,就不可能深入体验、感受和理解封建礼教的贞操观对祥林嫂以及她周围的人们毒害之深,结果或仅仅停留在“画眼睛”的品析上,或解读成“祥林嫂生活拮据,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穿”;不深入读者生活,体察他们的阅读心理等,就不可能深度而全方位的读懂作者泼墨如水地描写“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也是为了让读者感到痛快淋漓的用意;不深入回归生活情理,就悟不出《铃兰花》中的“铃兰花”为什么在写了1700多字之后(全文约2800字)才出场的道理——铺垫越厚实越能反衬出儿子(原文中的“我”)对妈妈的爱之真之深;不充分调动学生的生活体验,让他们讲述类似的经历和感受,他们就不可能深刻读懂史铁生“
撅一杈树枝左右拍打”和观察与自己命运相同的蜂儿、蚂蚁和瓢虫时的无聊、空虚和迷惘;不链接教师的生活经历,回想一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困难生活,学生就不可能真正用心称出老王临终前送给作者杨绛的鸡蛋和香油的分量,也就不会用心品出“我谢了他的好香油,谢了他的大鸡蛋”这话中“好”和“大”的真滋味。当然,很多时候还需要多种“生活”多维深入的,就不再赘例了。

当下课堂阅读教学要么应试化,把课文当考试题的题面来教,或直接讲《练习册》之类,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要么有点改革气象,只是让学生浅浮、快速地“悦读”,然后去探究“为什么要这样写”这类高深问题,去赏析什么写法、修辞和技法的妙处等高深的问题,结果往往只是架空分析,师生昏昏然难中肯綮,搞得不深不透、不明不白,乏味低效,令学生讨厌透顶。当然,不少教师干脆直接讲授、灌输,不管学生懂不懂、还是究竟懂了多少,反正我讲完了。总之,课堂阅读教学就是要让学生多维“生活”地与课文深度对接,就是要使他们能够真震动、真思辨、真品析、真感悟和真获益,进而真正发育学生的阅读力、感受力、思辨力、品析力、想象力和创作力等,真正获得情感、精神、境界、人格和品格等的升华与提升。

四、作文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学怎么教

学生学写作文,不管学写什么文体的作文,无外乎就是把自己心里的话表达出来,且尽量表达得好一些。这心里的话,要么是一种情感,要么是一种心愿,要么是一种感悟,要么是一种理想,等等。学生须根据自己的个性修养、喜好、擅长和能力等选择文体(即表达形式),或明晰或含婉地表达出要表达的意思。当然,学生要想表达得有一定高度,那就得多读多看多感多思多辨多悟,不断充实、厚积、修养和提升自己;要想有创意地表达,还是要多读多看多思多辨多悟多借鉴多练笔。这一切必须通过课堂以教读促学表达、一篇习作多修改、做青春文摘和点评、写成长随笔、课前五分钟口头作文等形式真正落实到位,而且要长期坚持。作文就是这么来的,学生就该这么学,教师就这怎么教。当下的写作教学,尤其是高中作文教学,总体上是与“这么教”背道而驰的,严重忽视这个“多读多看多思多辨多悟多借鉴多练笔”。

这些道理,大家都比较容易懂,这里就不再多说了。但是,对“生活化语文”教学背景下素材积累,理解上可能还有差异。我的生活化素材积累高度强调教师一定要教学生用生命去感受、思辨、感悟和积累,深深打上自己生命烙印,真正使之成为“我的活素材”。比如,同样一个“空巢老人被小偷杀害”的故事,甲读出了子女不够尽孝,这就成了甲的素材;乙读出来乡村两级政府一定要有作为,要采取措施切实保障“空巢老人”的安全,这就成了乙的素材;丙读出了国家一定要拿出切实的改善现状的举措,出台一些相关的政策法规,这就成了丙的素材;丁可能这几点都读出来了,这又成了丁的素材。我们不仅要课内这样教学生,还要指导学生由课本到现实生活,用心灵和生命去感悟、积累自己的素材,使其真正成为“我的活素材”。这才称得上真积累、活积累,促进学生自主发育品格和提升素养的好积累!

这种活积累是要靠学生的思辩能力来做支撑的,而这种思辩能力的素养首先是来自课内的。所以,一定要先在课内培养起学生的自主思辩能力,教他们这样的好习惯,并有课内到课外把自主思辨当日子过。课内,教师要引导学生去发现课文中所蕴含的可思辩点,进而激发学生自主思辩,发表独立见解。比如,“目见耳闻就一定是真吗?(出自苏轼《石钟山记》)” “什么样的‘义’都必须要我们去‘舍生’吗?(出自孟子《鱼我所欲也》)” “‘生乎吾前’就一定会先‘闻道’吗?(出自韩愈《师说》)” “屈原到底该不该选择投江自杀呢?(出自屈原《渔父》)”“哥斯拉兄弟的出路在哪里?(出自高尔斯华绥《品质》)” “杨绛用善良回报善良,这样的提法准确吗?(出自杨绛《老王》”,等等,都需要教师引导学生深入课文生活,调动生命积淀,回归生活情理去积极发现,并自主用心地去思辨和探究。课外,要自觉迁移,留心观察和阅读,自觉思辨,养成好习惯。如,“偶像崇拜”“道德模范把孩子绑在家里去工作”“大学毕业就等于失业”“大街上见死不救”等问题,就都是很值得同学们深入思辩的。这种由课内到课外的拓展性思辨,不仅有助于课内外思辩的良性对接、循环与相互促进,不断促进学生语文能力和素养的提升,更有利于他们自主、独立而又健全的灵魂的发育。总之,作文绝不是把学生圈在教室里、捆在课桌旁“硬做”出来的,而是积淀、陶冶、思辩、升华和历练出来的——写好作文本身就是在立魂树人。

五、语言基本功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学怎么教

众所周知,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仅靠课堂阅读和写作教学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抓住正音释词、口头答题、师生对话、课堂练笔、整理笔记等活动环节扎实训练,切实培养学生规范、健康地运用语言文字的好习惯。只有在课堂上这样扎实地锻炼,学生才会有更为充分而实在的体验和感受,也只有具备了这种充分而实在的体验和感受,他们才会充分认识到规范、健康运用语言的重要性,并自觉地由课内到课外去训练自己的语言运用能力,从而逐渐养成规范、健康运用语言文字的自觉性和好习惯;同时,一个自主完善、自觉担当的真人也随之一点点发育起来了。也只有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和品质,学生才会一辈子都自觉地坚持与不规范和不健康的语言现象以及不良语言习惯作斗争,进而不断提高和强化语言基本功。语言基本功是这样来的,学生就该这样去学,教师就该这样去教。

陶行知先生曾指出:“教学做合一是生活法,也就是教育法。事怎样做便怎样学,怎样学便怎样教。教的法子要根据学的法子,学的法子要根据做的法子。”(摘自《陶行知文集》P285又曾讲:是生活便是教育。是康健的生活,就是康健的教育;是科学的生活,就是科学的教育;是劳动的生活,就是劳动的教育;是改造社会的生活,就是改造社会的教育;……过主人的生活,就是主人的教育……过的是奴隶的生活,就是假主人的教育。”(摘自(引自《陶行知文集》P355P381)我的“生活化语文”教学是深受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思想启发的:其基本理念就即语文是怎么来的,学生就怎么学,教师就怎么教。其根本宗旨就是牢固树立以生活为中心的知识观、教育观和价值观,自觉地把语文教与学与生活完全融合,把生活与语文教育的目标、价值等紧密联系在一起,积极培养学生过真语文教育生活的能力和素质,让他们自然地过上一种课内外高度对接、有机融合的语文教育的生活,积极努力地做到学好文立好人。概括起来讲,就是学生学文立魂,教师教文立人。在这样的生活中,学生会由不自觉到较自觉再到完全自觉地去发现订正错误的字音字形;去多维深度地读透文本,真正享受到深阅读、真思辨、真品析、真获益和提升的成功与快乐;去主动地阅读、观察、思辩、感悟,不断地丰富和提升自己,去用心做好青春文摘、写好成长随笔,描述自己的独特感受,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不断历练和提高自己的表达能力等;去自主完成并订正好课后练习、默写等作业,而后把疑难问题反馈给老师,天天学做真人;去用心、扎实地练好语言基本功,等等。

陶行知先生还曾大声疾呼:“没有生活做中心的教育是死教育,没有生活做中心的学校是死学校,没有生活做中心的书本是死书本。在死教育,死学校,死书本里鬼混的人是死人——教师是先死,学生是学死!教师死与学生死所造成的国是死国,所造成的世界是死世界!(引自《陶行知全集》第3卷,P 245-247)目前,我们中华民族正经历着一场伟大变革,正做着民主、文明、富强、幸福,且要对全人类作出担当和奉献的热梦,正期待着学校和教师能够把学生培育成精神自主、人格独立、心理健全、理想远大、创造力强,有尊严、有担当、有博爱情怀等,对国家和民族真正有益的好学生。品味先生的心声,反思我们的教育现状,我们每一位中学语文教师是否该彻底拒绝二元对立的“死生活”和“死教育”,把自己的全部真心都交给了圣洁的真教学和真教育,用良知和信念挺起学生和民族的美好未来呢?

 

参考文献:

1.《陶行知文集》,陶行知纪念馆等主编,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92版。

2.《陶行知全集》第3卷,(《什么是生活教育》)P 245-247,四川教育出版社200591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高中刊》201312期。小标题有改动)

《“生活化语文”教学的根本宗旨》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