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课堂,究竟冷落了什么?

江苏省泰州中学 董旭午

当今的中学语文教学,失真、变味、效益低下,于我们的中学语文课堂冷落了一些本不该冷落的东西很有关系。那么,当今的中学语文课堂到底冷落了什么呢?

一、冷落了作者生活

自上世纪80年代起,“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和“写作背景”等就已成了语文教学改革所讨伐的对象,直至今天仍灰头土脸的,很不受人待见。这里先不谈“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是否还应该好好待见的问题,单说说“写作背景”。作品都是作者生出来了,总会有其原由和意图的,总要表达作者的思想、观念、情感、志趣和理想、愿望等,总不至于在那里乱画鬼符吧。常言道,有话好好说。这话就是在强调语言形式是为内容服务,再好的内容也不宜随意表达,一定要分场合,看对象,懂礼数,讲究表达方式和艺术的。所以,要真的读懂一篇文章所表达的思想情感、理想愿望等,绝对不可避开写作背景,即作者的生活、心灵世界和写作意图等。比如,要想真的读懂杨绛内心的“愧怍”,就不能不引导学生回归“文革”时期及其后杨绛的生活。“文革”时期,杨绛一家受难了,成了无产阶级残酷斗争的对象,而老王这个真正的无产者却没有加入斗争他们的行列,非但没有,反而非常尊重他们,像对待亲人一样关爱他们一家人,临死前还把最好的东西(香油和鸡蛋)送给了他们,死后也没有说出“我哪里是想要你们的钱!”这句话,把对自视清高的知识分子的尊重都带到棺材里去了。但是,在当时残酷的政治斗争环境中,一些有文化修养的人(指作者的同伴)却要相互揭发,以显示自己的思想觉悟提高了。相比之下,老王对自己一家人的尊重、同情和关爱该有多么的宝贵,真可谓是一颗金子般的心啊,闪耀着夺目的人性美的光芒。对比自己对老王的态度,仅仅是居高临下的可怜和同情,没有真爱,更没有尊重,老王病成那样都没有让座,临行也没有送下楼,死后十多天才从别人那里得到消息,怎能不“愧怍”?这才是杨绛的真“愧怍”——感到自己对不住老王那颗善良、纯正,尊重他人、懂得感恩的金子般的心!同时,作者杨绛还想通过表现自己的“愧怍”来唤醒世人美好的人性,让这个世界充满纯真和友善的爱。讲到这里,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不在课堂教学过程中适时适度地切入写作背景,不引导学生走进作者的生活,与作者用生命和心灵相互沟通,学生又怎么能够真正理解和把握杨绛的“愧怍”。文章的“真魂”都没有把握住,还谈什么赏析作者这样而不那样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的妙处呢?语文课改初期,一些人动辄批判讲写作背景,认为这是一种老套的僵化的程式。也不能说这样的批判毫无道理,不管什么样的课文,都仅仅由老师在新课启动的环节死填硬灌一些背景,搞成程式化的死东西,这绝对是该取缔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根据学生深课文的实际需要,适时适度、有机无痕地切入背景也错了,更不等于说干脆就取缔这个教学环节。可以说,背景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带着作者心跳和时代体温的,一定要引导学生用生命和灵魂深度地活对接,而且方法也要灵活多样。

二、冷落了学生生命

说我们的课堂教学冷落了学生生命,首先需搞清楚这个“学生生命”究竟指什么。我认为,主要该指学生的生活阅历、思想深度、文化视野、人文积淀等。现在的在一些公开课上,学生合作探究后发表的所谓独立见解,或者低幼、肤浅地乱讲一气,或者远离甚至扭曲课文真魂浮躁、空泛地胡说一气,只为凑成个所谓的气氛活跃,有人气。这种虚假的热闹,是一种为探究而探究的作秀,是把学生当成道具来玩耍,实质上就是一种冷落甚至远离学生生命的伪探究。当然,大多数的课堂就是死盯着分数,从头到尾一通死教死练死考死讲评一通的,根本就不给学生任何自主思考、主动参与的机会,彻底冷落了他们的生命。请看笔者的一段课例(韩少功《我心归去》):

师:好,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体验、感受一下。“这里一切声响都弃你而去”,这句话的意思是说——

生:周围的声响都是作者很陌生的,因而内心十分冷清、孤独。

师:那么,同学们平时都对哪些声响很熟悉呢?谁能说说?

生:早上厨房里妈妈煎鸡蛋的“刺啦”声,上学走在马路上的汽车“嘀”声,课堂上同学们写字的“沙沙”声。

生:考试没考好妈妈的叹息声,晚上做作业时爸爸的呼噜声,春天里教室外面的鸟鸣声。

生:学校下课的铃声,课间操的音乐声,过春节时的爆竹声……

师:然而,有一天,当这些熟悉的声响都离你而去时,你的心情会怎样呢?

生:我会孤独、寂寞、无聊,难受得要死。(同学们笑)

师:这回大家能体验和感受到作者韩少功当时的心情了吧?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的中心,周围所有的声响都只为我们而发出的,都是我们所最熟悉的。而在旅居法国的韩少功,远离了他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群,熟悉的文化,熟悉的母语,甚至熟悉的声响,与周围的一切毫无关系,无法交流,怎能不生出一种如同在监狱似的孤独和寂寞之感。

这就叫做适时、合理、有机、无痕地充分调动学生生活积累。只有这样教,学生才真的会用生命称量出“这里一切声响都弃你而去”这句话的分量,也才能真正感受到“你拿起电话不知道要打向哪里”“你拿着门钥匙不知道出门后要去向何方”“电视广播以及行人的谈话全是法语法语法语”“你对吊灯作第六或六十次研究”这些语句的温度和心跳,进而真享受到语言艺术之美。教学中经常会遇到类似的情况,教师绝不冷落学生生命,一定适时适度、有机无痕地充分加以调动,使他们的生命与课文的学习有机地融为一体,真正感悟到语文的魅力与真味。

三、冷落了课文生活

所谓课文生活,一般包括课文的语境、情境、情节、意境以及主人公的心灵世界等。语文课堂教学的过程中,辨析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的妙处,概括或提炼层意、段意和主旨等,都是必须要引导学生深读课文,深入课文生活,真正用心体验、感受思考、辨析和感悟的,绝不可总是沿袭成说或观其大略。

我们不妨还以杨绛《老王》教学为例来说明问题。文中写到作者杨绛一定要把钱给送来香油和鸡蛋的老王时,一行一段地写了这么一句话:“他也许觉得我这话有理,站着等我。”这句话妙就妙在这个“也许”上,若删掉这俩字,就变成了“他觉得我这话有理,站着等我”了。作者显然是不认可这样的判断的,认为这不符合老王当时的内心所想,不然她就不会这样写了。那么老王当时究竟会怎么想呢?真的会认为作者的话有道理吗?没怎么看书的学生就根本不太在意这个“或许”,也不管老王究竟在想什么和怎么想,结局反正是老王把钱拿走了。如果启发学生深读课文,学生就会想起课文前面曾写到“有一次老王送杨绛的丈夫去医院就不想要钱,还哑着嗓子悄悄地说‘你还有钱吗?’这个情节,并初步作出老王是不想要钱的判断。但是,仅仅到这里还不够,还需深入这件事之后的情节——老王第二天就去世了,而且作者十几天后才通过别人了解到。这时,教师不妨再启发学生:一个第二天就去世了、只想来与作者诀别并向她表达关爱和感恩之心的老王又怎么会要钱呢?但是他还是默默地把钱带走了,尊重作者那种居高临下的清高和怜悯,竟把这样的尊重带到墓地去了。对此,事后多年的作者终于良知发现了,灵魂愧怍了。一句话,学生只有这样深读课文,深入课文生活,用心灵与老王和作者对话,才有可能深刻感悟到这个“也许”的真味。

现在的语文课堂教学,常常是学生根本就没有读几遍课文呢,教师就急着让学生辨析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的妙处,概括或提炼层意、段意和主旨。于是乎,常常是学生一问三不知,教师就开始照本宣科地讲解了,还用多媒体来展示一个个的结论。这显然都是在漠视、冷落课文生活,危害无穷啊。

四、冷落了生活情理

语文教学不可能不涉及语文知识教学,比如语法、修辞、写法等的教学。现在,一些专家也认识到了淡化语文知识教学的危害,又开始倡导要加强语文知识教学,夯实学生的语文基本功。其实,语文知识一直都很重要,都需要加强教学,关键是到底怎么去教学。过去,我们的语文知识教学搞得很专业、很狭窄、很死板,远离了课文教学、学生生活和生活情理等,所以很不受学生欢迎,但这种操作层面上的失误绝不意味着就可以淡化甚至取消语文知识教学。出路只有一条,就是要融入课文教学、学生生活和生活情理等来活教教活。比如,娶媳妇需放鞭炮,吹奏喜庆的乐曲这是烘托;娶媳妇找伴郎伴娘是衬托;娶媳妇娶的正好是某人暗恋的姑娘,那么婚礼上喜庆气氛,对于某人而言就恰恰构成了反衬;假如伴郎伴娘真的也妆扮成了新郎新娘的样子,那很可能就是另外一对新郎新娘了,这又构成了对比,比哪对更潇洒漂亮,比哪家的婚礼办得更气派等。

不仅写法知识可以这样活教并教活,就是修辞和语法知识也是一样的,哪怕就是枯燥的语法现。“他在地上爬着,拖着两条伤腿,一点儿一点儿地,艰难地向前挪着”这句话若改成“他拖着两条伤腿、在地上一点儿一点儿地、艰难地向前爬着”,信息上根本没有变化,但在表情达意上却味道大不一样了,那后置了的状语就是在突出“他”爬的状态和艰难,是在突出“他”的坚韧。生活情理启示我们,这样的倒装句就是为了通过超常规的变式来撤人眼球,进而强化对人的大脑神经的刺激,从而强化自己的表情达意功能。可见,回归语言环境和生活情理,灵活比较常式句和变式句的不同功效,确实是一种活教和教活语法的好办法。

可见,语文知识教学都是可以回归生活情理来活教教活的,教师一定要引导学生回归所熟悉的生活情理,用心感受、联想、思考和品味,这样一来,很多很抽象的语文知识概念的学习和理解都会变得活泼生动、趣味横生了。

冷落了可思辨点

应该说,课文的可思辨点很多,如遣词造句、布局谋篇、运招用技等艺术层面的,作者某种判断方面的,课文主旨方面的等等。

先说艺术层面的。比如,《祝福》的一个中一个细节:几个老太婆听了祥林嫂悲惨的故事伤心落泪,而后“满足地去了”。这个“满足”与“伤心”是否矛盾?不回归作者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不了解“多年的媳妇熬成婆”需经历的悲惨历程,不走进几位老太婆侥幸自己还比祥林嫂的遭遇好一些的麻木心灵,肯定是辨不出这个所谓的矛盾的真味的。

再说说作者的某种判断和课文主旨方面的。如“‘生乎吾前’就一定会先‘闻道’吗?(出自韩愈《师说》)”“什么样的‘义’都必须要我们去‘舍生’吗?(出自孟子《鱼我所欲也》)”“屈原该不该选择投江自杀呢?(出自屈原《渔父》)”等就属于作者某种判断方面的。“目见耳闻就一定是真吗?(出自苏轼《石钟山记》)” “哥斯拉兄弟的出路在哪里?(出自高尔斯华绥《品质》)”等这些可思辩点都来自课文,学生必须得深读课文并真正把握住课文思想内容等才有资格参与思辨。思辨的形式也可以不拘一格,如当堂思辨、次日课前演讲、写思辩性随笔等。

这样思辩还可以自然延展到社会生活中去,引导学生充分利用课内学到的思辨方法去对社会上的一些问题进行思辨,如对 “红红火火的‘偷菜’游戏”、“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就等于没读大学”“被拆迁”等问题进行思辨。这种由课内到课外的拓展性思辨训练,不仅有助于课内外思辨训练的良性循环、相互促进,更有利于促进学生语文能力和素养的提升,以及他们独立思维和自主人格的发育。

为此,笔者还与学生协商确立课外自主思辩的着眼点,要求学生平时自觉地去读,去看,去听,去思辩。比如:观察、阅读、看影视节目、看其他学科的教材,观察周围的人和事,听音乐和歌曲等。不仅如此,我还要求每位学生再准备一个周记本,每周拣自己感受最深的东西写一篇或几则成长随笔,每周600-800字(节假日不间断)。笔者负责每周检查、批阅一次。每学期还将经典周记汇集成册,供全体学生分享。现在,我们改成班级群定期共享了。

六、冷落了语言训练

一般来讲,语文课堂上都少不了口头答题、师生对话、课堂练笔、整理笔记等活动环节。当下的高中语文课堂,几乎见不到教师对正音释词的检查、对学生口头答题、师生对话中的不规范语言的矫正,也罕见实实在在的课堂练笔和笔记整理等活动。其实,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仅靠课堂写作教学还远远不够,还必须抓住一切机会扎实训练,切实培养学生规范、健康地运用语言文字的好习惯。而要抓实抓好这些活动环节,课堂上扎实锻炼就是一个十分重要且富有实效的途径。因为只有在课堂上这样扎实地锻炼,学生才会有更为充分而实在的体验和感受,也只有具备了这样充分而实在的体验和感受,他们才会真正认识到规范、健康运用语言的重要性,才会在课外更加主动、自觉地去训练自己的语言运用能力,也才会自觉养成规范、健康运用语言文字的自觉性和良好习惯,并且一辈子都会坚持与不良语言习惯、不规范和不健康的语言作斗争,不断提高和强化语言基本功。可见,我们一定要扎扎实实地搞好这眼皮子低下语言训练。课堂教学才是扎实训练学生语言基本功的出发点。课内不好好上规矩地扎实训练,学生课外就很难形成规矩和习惯,进而自觉、自主地去进行语言训练。我们的中学生说话仍磕磕巴巴、词不达意、语无伦次,我们的语文课堂冷落甚至无视语言训练是难辞其咎的,大家不可不深入反思。

当下的语文课堂教学效益低,“教文”和“立人”做得都不够理想,大家都很着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个时期以来,由于种种因素的干扰,我们的语文课堂的确冷落甚至无视了一些看似很寻常的环节,致使我们的课堂教学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对此,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并深刻加以反思。若真的发现了问题,就实实在在地去矫正,去解决。

                      (见《七彩语文 教师论坛》2014年2期)

《中学语文课堂,究竟冷落了什么?》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